155-3997-6512

服务咨询热线

  1. 首页 > 律师动态

南阳刑事辩护律师谈:刑事律师,永远要记住关羽是怎么死的

作者:刘新旺律师 日期:2020-12-29 16:26:17 


 

不谋全局者,不足谋一域。——《寤言二迁都建藩议》

 

关羽是怎么死的?关羽看到襄樊小利,忘了诸葛亮说要死守荆州的战略要求,集中全部精力去战襄樊,结果把荆州这个咽喉要道弄得少人看守,被孙权轻轻松松地占了先机。蜀国自失荆州之后,门户大开,一路颓势。

 

在我看来,这几天关于余案件的各方讨论,很有“大意失荆州”的意思。

 

一、检察院是在维护认罪认罚的效力,而律师们也是在帮检察院强化认罪认罚的不可动摇性

 

余案的过程,可大体归纳为余金平认罪认罚后,一审法院否定认罪认罚而判处实刑,检察院抗诉要求遵守认罪认罚,二审法院更加重判。

 

对于法院的行为,很多人都在批评,说这是违反了“上诉不加刑”,担心法院这样搞,会影响被告人的上诉权。

 

其实这个事情和被告人上诉有关系吗?法院系统解释的很清楚,和被告人的上诉无关,而是因为检察院抗诉了,所以无论余案的未来走向是什么,都不会压制被告人的上诉权。

 

当然,检察院抗诉求轻,法院反而判的更重。很多人认为这同样违反“上诉不加刑”。作为抽象原则,我同意法院的行为违反“上诉不加刑”。

 

但是,我想请各位律师仔细看看检察院抗诉的要求是什么——检察院是要求二审法院尊重认罪认罚谈好的条件。

 

认罪认罚!认罪认罚!认罪认罚!

 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我希望每一个刑事律师都看到检察院是在维护什么。

 

今天我在朋友圈里特别推荐了龙宗智教授写的《龙宗智评余金平交通肇事案终审判决》。在这篇文章中,龙教授不但点出了法院的程序问题,同时也提醒大家注意检察院的行为同样存在可商榷之处。

 

假设,余这个案子真如很多律师期待的那样,最高检抗诉了,或者法院改判了,甚至被最高院作为指导案例了,那么一个最直接的结果是什么?

 

是法院也不能轻易否定认罪认罚,你们律师就更别做梦

 

作为律师,我们吃认罪认罚的亏还少吗?职务犯罪中的对合犯,你受贿的不认是吧,没关系,行贿的认罪认罚,你认不认都定死你。涉众案件,特别是涉黑、非吸等案件,你一告不认是吧,小弟认罪认罚,还是定死你。

 

实践中,原本就有一个生效判决不需要举证的大杀招。你不认,ok,把对合犯或同案犯分案处理,分案出判决,然后拿生效判决作为证据来证死你不认的。如今这个认罪认罚,简直完美复制了生效判决这个大杀招。你爱说不说,同案人认罪认罚就是证据,你认不认,都能判。

 

律师们一定意识到余金平案中所隐藏的危险——那就是披着“上诉不加刑”的外衣,最后受益的其实是认罪认罚的不可动摇性。

 

认罪认罚本就缺少监督。检察院和嫌疑人达成认罪认罚的时候,法院还没有进入程序,所以不可能有人去监督检察院的认罪认罚。至于律师,就算你自己的当事人拒绝认罪认罚,但你对同案犯或对合犯的认罪认罚完全没有办法。

 

律师们,未来的认罪认罚会越来越多。达成认罪认罚时没有监督,等到了审判程序,如果法院对认罪认罚也无权置喙,大家就可以改行了。就算你的当事人坚持自己的清白,办案人员不打不骂,甚至连问都不用问,找几个同案犯认罪认罚,律师一点辩护空间都没有。

 

二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,一定要分清楚被告人利益是谁的利益

 

有观点说,对于被告人有利的事情,律师一定要支持。

 

这话乍看起来没错,但仔细推敲起来,就会看出问题。只有一个被告人的案件,维护被告人的利益,就是实现整体的利益。

 

但是遇到同案、对合或上下游犯罪的案件,“被告人利益”是什么?

 

一定要记住,被告人的利益不总是一致的。

 

对于余案,如果将来改判了,判决结果重新回到认罪认罚的条件。百分之百维护了余的被告人利益。

 

表面上,律师们赢了,耶,上诉不加刑。但实质上,认罪认罚这个东西也变得如同生效判决一样杀伐决断了。

 

律师们,特别是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们,未来你们的当事人不认罪,而同案认罪认罚,这里维护谁的被告人利益?

 

一旦认罪认罚经此案变得更加不可动摇了,我们既坑了自己的当事人。也增加了我们自身的辩护难度。至少我们现在还可以对认罪认罚挑挑毛病,而此案成为指导案例后,律师们就连挑毛病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

赢一局,失全域。请记住,潘多拉魔盒是我们律师自己亲手打开的。

 



随便看看